【教程】如何在区块链上刻一段话

以太坊被称为“区块链 2.0”,是因为它具备图灵完备的编程语言,用户可以通过支付燃料的方式在链上运行智能合约。以太坊之于比特币(几乎仅支持作为交易的极简合约),好比通用计算机之于计算器,一台分布在云端每一个角落的计算机。

智能合约是以交易的形式执行的。以太坊账号分为两类,一类是外部账号,相当于比特币的账号,不包含合约代码,其主要功能是转账和支付燃料;另一类账号是合约账号,包含需要被运行的代码。一笔“交易”,需要包涵发送者(外部账号),接收者(合约账号),传输数据,以及一些关于燃料的参数。当这笔交易被某个区块接收,当那个区块的主人成功挖到矿,这笔交易就会被添加到区块链的头部,广播到网络的每一个结点。每个结点在验证这个区块时,自然会以交易中记录的传输数据作为 input 执行这笔交易,交易数据于是被永久地记录在区块上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【教程】如何在区块链上刻一段话”

【教程】如何在区块链上刻一段话

高中的一封质问信

今天看到北大外院岳昕师妹的遭遇,那种无名的愤怒和无处爆发的抑郁让我无心工作。什么是大恶?那是结构性的恶。你找不出一个罪魁祸首、一个泄恨对象。“结构”里的每一个环节都在分散恶的风险的同时放大了恶的效应,每个人的所作所为甚至可以被理解和同情,以至于你的愤怒无处宣泄,于是被酝酿成抑郁,催化成下一次的免疫。直到,直到最后有一个真正称得上“北大人”的学生,勇敢地站出来,身单力孤地抵抗着滚到山底的雪球,在沉闷的山谷中震出一片微弱的回响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高中的一封质问信”

高中的一封质问信

如何用手机控制空调 ——简单实用的智能家居教程

如何用手机控制空调 ——简单实用的智能家居教程

【机器人】树莓派+Arduino+TensorFlow:搭建图像识别小车

【这是机器人教程系列的第一篇】

从买第一个Arduino套装开始,我接触机器人有好几年了,但直到最近才开始做完整的课题。期间有两项技能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:Python和Linux。他们背后,是强大的开源社区。掌握了这两样工具的工具(元工具),你感觉网上遍地是趁手的兵器。上周在公司内部编程培训时,有一句话深得我心:我们是软件工程师,不是程序员。我们的工作不是写程序,而是合理使用工具解决问题。在Google,如果你觉得自己不得不从零开始写某项功能,只是你还没有找到相应的工具罢了。在开源社区更是如此。

这是一个遥控小车,通过红外遥控或无线键盘可以控制小车的行动和摄像头的角度。TensorFlow实时监测摄像头拍摄到的画面,语音读出它识别出的物体。所有代码都放在我的GitHub上。

 

Continue reading “【机器人】树莓派+Arduino+TensorFlow:搭建图像识别小车”

【机器人】树莓派+Arduino+TensorFlow:搭建图像识别小车

舞蹈笔记

我在运动方面有一种特别的天赋:能轻松领悟通过言语传达的技巧。但问题是:身体跟不上。我在北大刚进舞版时,前辈都很惊讶一个初学者能写出他们跳了几年才领悟到的技术笔记;但当他们看到我练习时,又很惊讶这些总结是我写的。

昨天一个人上小课,我请Lenka给我抠一下Waltz的技术细节。总体感受是:你所看到的效果往往不是你应当去努力的方向;反过来也一样:你所犯的错误不能通过表面上来纠正。学标准舞,应当是由内而外合理化的过程,而不是打补丁。我试着回顾一下被指出的错误,以及背后的“不合理”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舞蹈笔记”

舞蹈笔记

从源代码搭建Linux

花了几个礼拜,终于跟随教材完成了这个课题:Linux from Scratch,即从源代码开始(没有任何binary)编译安装,完成一个极简的Linux系统。这个课题极其讲究,连编译工具都是从源代码编译安装的,相当于先从原料做工具和脚手架,建完大厦后把脚手架拆掉、工具埋掉,不留痕迹(当然了,你得有做工具的工具,即预装Linux)。做完这个课题,我对Linux的了解多了,困惑更多了。过程中查找了许多论坛和开源社区,感受是【此处强行升华】:开源运动非常伟大,造就了今天的技术生态。如果让我选择,我也会选集市胜过大教堂。
Continue reading “从源代码搭建Linux”

从源代码搭建Linux

穿越时空的涟漪——相对论与引力波

这是我在第98期纽约文化沙龙上的演讲图文稿。引力波的发现再一次引爆了公众对相对论的好奇。如何向外行解释相对论?我不愿用花哨的视效和不知所云的比喻弥补逻辑链的缺失,那些似是而非的字眼只能让大众愈加不明觉厉,对理论物理敬而远之。理解相对论的原理不需要太多物理知识,需要的是对于司空见惯的日常现象的深刻反思。我相信每个人都具备理解相对论的思维能力,他们只需要好的引导。我在这里略去了复杂的数学和物理知识,着重介绍相对论的逻辑

Continue reading “穿越时空的涟漪——相对论与引力波”

穿越时空的涟漪——相对论与引力波

纽约文化沙龙的几个剪影

(一)

“Naked 和 Nude,有什么区别?”
“爱因斯坦发现,还是发明了相对论?”
“需要多少核弹可以毁灭人类文明?”
“你认可‘长跑是中产阶级的新宗教’吗?”
“谁从纳粹手中拯救了高级定制?”
“嘛叫真哏儿的好哏?”

在纽约,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每周会收到一封包含这样问题的邮件,以及通往解答的邀请。
Continue reading “纽约文化沙龙的几个剪影”

纽约文化沙龙的几个剪影

关于自我教育

(一)

“和北大所有专业的学生朝夕相处是什么体验?”如果我上大学的时候有知乎,我会不邀自来。

我应该感谢当时还没有24小时值守的智能手机。每天最快乐的时光,莫过于宿舍一熄灯,所有人倾巢而出涌向过道,一个充满问题和争论的夜市就此展开。

罗马帝国前三头同盟如何博弈?
电磁场是描述手段还是物理实体?
维特根斯坦如何从逻辑转向语言?
演化心理学有实验框架吗?
如何用伽罗瓦理论判断尺规作图的可能性?
死刑的社会意义是什么?
Continue reading “关于自我教育”

关于自我教育